麻豆传媒装睡

3 12月 , 2021 未分类

薛湄第一次见到她老大,是在新年舞会上。

当时她是军医院的外科大夫,那是军部举办的新年舞会。

军部极其傲慢,五年才会举办一次舞会,好像是对下属们的一种施舍,邀请的也都是军官级别的。

薛湄不是在前沿,他们的军衔获得相对容易些。她因为一次小小功劳,升级成了一名上尉。

参加军官极其家属的舞会,是她第一次接触到高层的世界。当然,这样交际的场合,只能算看了个表象,距离接近还很遥远。

“……看到没有,那个就是罗瑞伯特家族的。他不过是个中校,是罗瑞伯特家族的旁枝,尾巴都上天了。”身边,一位很自来熟的美人儿,突然给薛湄吐槽。

薛湄看了眼,见这美人生得极其妖冶,一双特别妩媚的眼睛,精致得像个娃娃,不由吸了口气。

她自我介绍:“我叫梅丽莎,也可以叫我梅。”

在这样的社交场合,大家都会说自己的姓氏和军衔,很少有人直接说自己的名字。

薛湄听了,也告诉她:“我也叫湄。”

两个人交换了姓氏,才知道梅丽莎是古地球时代南亚家族的姓氏,而薛湄是东亚姓氏,她们算是亲近,当即熟悉了起来。

梅丽莎认识很多人,她带着薛湄到处与人打招呼、攀谈。

超萌萝莉控蕾丝漂亮公主裙私房唯美写真

可能是她很美丽,大家对她都很热情。

社交的时候,大家为了显示自己的人脉,都愿意称呼对方的名字。只有不熟悉的,才会叫别人的姓氏。

而后进来几名大人物,让场面静了静。大家都停止了言语,看着他们进来。

走在最后面的男子,着一件黑色长款风衣。那件衣裳特别板正,菱角分明,穿在人身上会特别不协调。

这是某品牌的新款,前不久的圣诞晚会,有位星际闻名的大明星穿了,被媒体一顿狂批,说他当晚造型翻车。

然而再看这件衣裳,却好像是活在了这人身上。

他紧绷平坦的肩线,与衣裳的板正融为一体;他又高大,男明星穿及膝的长款版型,被他穿成了中款。

这件衣裳顿时就有了韵味。

薛湄从未见过这样英俊的男人,一时挪不开眼。

不成想,梅丽莎却低低骂了声:“是我老大,这个贱人!”

薛湄:“……”

梅丽莎好像很怕遇到那人,拉着薛湄换到了舞厅的另一个角落。

舞厅很大,能容纳几千人,随便往其他角落一钻,就再也找不到了。

梅丽莎告诉薛湄,那男人是她顶头上司,是罗瑞伯特家族的嫡子,真正的天之骄子,是军部最年轻的少将。

“他只要一出现,第二天媒体的头条肯定都是他。这货很变态,总之我是一眼都不想看到他,尤其是休假的时候。”梅丽莎说。

薛湄突然想起来,天之骄子的少将,她也认识——不是她想了解,媒体的确非常偏爱这人,每每他在首都的时候,关于他的新闻就是铺天盖地。

他明明是军人,媒体挖的却都是他的小料。

他是第二序列基地的长官。

“、是第二序列基地的人啊?”薛湄诧异看着梅丽莎。

第二序列基地是帝国军部的王牌,是最精锐的部队。

他们是前沿机甲战队,哪怕最普通的副官,都要出身帝国优秀的军事学院。

他们一个个拥有超过常人的格斗水准、与媲美机器人的精神阈值,是精英中的精英。

而眼前的梅丽莎,她更像个交际花,像那种胸大无脑的女子。

薛湄一直以为,她就是那种交际女子,所以大家对她都很热情,一路上和她打招呼。直到这一刻,她才知道,大家对梅丽莎的热情,是那种对第二序列精英的敬重。

“别做这种表情。”梅丽莎立马道,“我们不是精英,我们是畜生!”

薛湄:“……”

这场舞会,薛湄对自家老大的印象是:高贵、严肃、优雅、英俊。

总之是个美丽的梦幻。

当然,这场舞会,她并没有和老大说上话。她那时候的级别,远远没资格到老大跟前去答话。

梅丽莎看似不靠谱,人家也是妥妥的高层。

但是机缘巧合,薛湄和她成了朋友,两个人交换了联系方式。

而后第二序列基地要四名军医。军医不需要出身,但是要高学历。

为了平权,这次的军医里,要三名女性,因为已经有十二名男性军医,男女比例不能低于五比一,否则就涉及打压女性就业机会,平权委员会会找上门。

这么好的机会,外面都不知道消息。

梅丽莎近水楼台,让薛湄赶紧递自己的履历。

等第二序列基地公开招募军医的时候,一共收到了十二万份履历。但是他们老大懒得看,只让前面提交履历的十个人面试。

薛湄就是第十名。

能在前面递上履历的,都在第二序列基地有关系,也都是各大医院的精英,就像薛湄,她毕业的医科大学是帝国数一数二的。

她的学历没问题、工作经历也很丰富,医院给她的推荐信写得很完美。

正好,她也是这十个人里的第三名女性。

她就这样进了第二序列基地。

“眉心贴的什么?”薛湄第一次见自家老大的时候,他一袭深灰色军装,正在带白手套,侧颜宛如雕刻。

他纡尊降贵看了眼薛湄,神色很冷漠:“以后是我的兵,我这里没有特殊待遇。”

薛湄当时没听懂这话。

直到她被扔进离心机里滚了五个小时,出来的时候五官和内脏都变形了。

她艰难爬起来,一口吐在了老大的军靴上,艰难告诉他:“我是医生,不是战士……”

……这个死变态!

她突然理解了梅丽莎。

再看老大这张脸,薛湄再也没有那种惊艳之感了,只剩下深深的恐惧与厌烦,希望他死远一点。

平时里不得不见他,休假的时候绝不自虐,要离他远远的。

直到有件事,改变了薛湄对他的看法。

哪怕他折磨人有瘾,薛湄还是在军医们都拒绝给他做随行军医,而军部又明文要求他必须配备一位的时候,主动报名了。

这件事,跟薛湄的空间有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