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视频app福利中心

2 12月 , 2021 未分类

一路随行的马车,外面是军队的脚步声,肖恩碧娅坐在冥皇的对面,眼珠看看外面,又偷偷看看冥皇,有些躲闪的眼神。

“嘿嘿···”冥皇笑道:“这次换我问你了,你这一下一下的看我,干嘛呢?”

肖恩碧娅把头伸了出去,看了看行走在马车旁的军队,又缩回脑袋来,好奇的瞪着冥皇“我到是好奇,你究竟是什么身份?那人还专程找来马车给你坐,换了是我,也不一定有这待遇。”

“哟”冥皇把脸凑上前去“你这话也让我好奇了,你这又是什么身份?这语气可不像一般的魔族啊!”

“这这这···”肖恩碧娅躲闪着冥皇的眼神,看向车窗外,清了清嗓子“嗯~嗯~我能是什么身份?不就是一般的魔族吗?哼···你可别这么看我。”

“哎~呀~”冥皇语气轻叹“这眼神不是正在暴露你说的是假话吗?我可就诚实多了,告诉你···他们怕我,臣服我,所以我才有这样的待遇。”

“什么?”肖恩碧娅激动道:“妖妖妖···妖王?嘻嘻···我可没听说过,我只听说过魔王和神王。”

“看来你真是没出过家门”冥皇调侃道:“跟着我一路回去,让你见识、见识妖王的真谛。”

“噗~”肖恩碧娅一口气笑了出来“还真谛呢!就你这自以为是的话,一路上不把我给笑死,哎~不过你到是提醒了我,这人那、出身在世,不玩一玩可就可惜了,不如我也来自称为王,你叫妖王,那我这种天生丽质的人,不如就叫~~~天王。”

“哈哈哈哈···”冥皇舒畅的笑了起来“以天为名···够胆,我承认你这天王了。”

“哈哈哈哈···”肖恩碧娅一拍手“好玩!”

······

清纯美少女柔顺长发修长玉腿纯净素颜居家写真图片

第二天接近黄昏时分,县中城的城墙之上,站岗的士兵发现了前来的比青军团。

“MD···”城墙上一个士兵骂着:“又来敌军?”

另一个士兵细细看去,发现了军团所穿的军服式样“是费尔城的,别慌、妖王不是派人去通知费尔城了,况且有妖王在,他们这些兵,就算是敌人又有何惧,我去通知百夫长大人,开了城门,日后我们和费尔城可就是一个城邦了。”

南军营中,夸龙正在操练一些新兵,只见自己守在城门的百夫长跑来见自己“大人···费尔城那边来人了。”

“这才几天就到了”夸龙自言了一句,又对自己的属下说道:“城门暂时别开,你去守着,我这就去找普利大人,这事还得他来决定。”

“是”百夫长应声,继续回到了城墙之上。

没一会,士兵看着自己的百夫长回来,脸色都很放松“大人···是不是让我们去开城门?”

“不”百夫长应声“夸龙大人让我们先守着,等普利大人来了再说。”

普利那边,得到消息后,神情感叹着:“先前还是摩擦频频,现在却要迎接他们入城,来掌管这里的政权,我这心里很乱啊,若说妖王想做这里国王,我这心里可能还会较为平静!”

“大人···这话我有些听不明白”夸龙看不透普利的心,糊涂的问道。

普利道明:“妖王用实力攻下了县中城,他说什么我心里服他,可是费尔城就这样来掌权,我要去听从先前还是敌人的话,我这心里自然不是滋味。”

“嗯”夸龙点头道:“大人说的有理,若说是妖王,我也服他,可现在···大人、我们还是先把费尔城到的消息告诉妖王吧!”

来到冥皇所在的房间,普利在外敲了敲门,喊着:“妖王···妖王···你在吗?费尔城来人了,这掌权的事,还得妖王出来做主啊!”

等待了一会,里面依旧静悄悄,两人对视了一眼“难道不在?”普利又看向房门再次敲了敲,里面一片安静,并没有回音。

普利看了看夸龙,心里想到了什么“去餐厅。”

在餐厅里,博格一群人正在享用晚餐,普利和夸龙就走了进来,四周一看,不见冥皇的身影“诸位···妖王去哪了?我们找他可有急事。”

菲迪小队的人刚回来没多久,知道冥皇不在,心里都少了一丝底气,眼神躲闪、赶忙埋头吃起桌上的食物,不与普利的眼神对视。

“大人···”博格跟着冥皇的时间较长,心里较为信任冥皇这个后盾的实力,常态依旧道:“吾王一向很少吃东西,你来这里找他,自然是找不到,不妨到王的房间去看看,若是不在,我们也不知道王会去了哪?”

普利一脸难色“费尔城的人已经快到城门外,这事还得让妖王出面,妖王的房间我们已经去过,你们再想想,妖王究竟会去了哪?”

菲迪小队抬头看了一眼普利,就担心普利会知道冥皇不在的事,赶忙又低下头去,博格答话:“王的行踪我们还真不知道,大人···我们也爱莫能助,只能让大人再四周找找了。”

普利感觉自己有些碰壁,微微拱手“打搅了!”

走出餐厅,普利就对夸龙说道:“随我去找事务长。”

来到事务长的房间,事务长客道一句“万夫长大人来看我,还真是荣幸啊!”

普利摆了摆手“你我各司其职就别客道了,我想问问你,妖王这几日可在王宫?”

事务长想了想“这我也不清楚,不过你这一说,我还真感觉是没见到过妖王,要说妖王喜欢泡澡,可这几日都不见澡堂有人,大人莫不是要找妖王?”

“正是”普利拱手道:“有劳了”身体向后退去“告辞!”

两匹炎驹马狂奔出了王宫,马背上的夸龙向普利问道:“大人这是何意?难道不找妖王了?”

“先去城门再说”普利马鞭一抽“驾~”

城墙之上,百夫长看着越来越近的费尔城军队,心里急着“普利大人怎么还不来。”

城墙之下,一阵马蹄声传来,没一会普利和夸龙就来到了城墙上“大人你们可来了”百夫长高兴着。

普利和夸龙向外看去,军队几乎要来到了城门下“大人是否需要打开城门?”

普利没有说话,夸龙心里也放急“大人···就快到城门外了,我不怕他们,可我就怕得罪了妖王。”

“妖王可能已经走了”普利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。

“什么?”夸龙吃惊道。

普利脑中思索着,说道:“我们都没有见到妖王,先前到餐厅时,他的部下见到我们时,眼神都有些闪躲,并且事务长也说没在澡堂见过妖王,我大胆的猜想,妖王很可能是早已经走了,我现在的心中,就在犹疑不定,我是否要让费尔城的人进来掌权,我难受啊!”

夸龙反而清醒了一些“大人···我想妖王不会丢下自己的部下离开,他还会回来,何况我们现在的兵力完全不足以和费尔城抗衡,我们···”夸龙似乎也很是不愿,可也没有办法“开城门吧!”

正在普利犹疑时,费尔城的军队已经来到了城门外,千夫长看向比青,觉得县中城是否真的是被冥皇所攻下“阁下···城门可没开啊!会不会有诈?”

比青心中也有些担心起来,可嘴上还是宽心道:“应该不会才是。”

停下脚步的军队,让城门外变的安静下来,忽然一个高亢的声音响起“普~利~不开城门,难道还想让我用武力入城?”

普利心中一颤,这个声音可是冥皇的,眼珠在军队一扫,向声音的来源处看去,只见一辆马车外站着冥皇戴着面具的身影“快开城门”普利的声音传遍了城墙之上。

比青心中也是有些后怕,看来县中城被攻下是真的,没一会,城门便被打开,跟着两匹炎驹马就冲了出来,比青一惊,心里暗道:“有埋伏?”

可是马背上的普利和夸龙并没有在军队前停下,而是来到了冥皇的马车前,两人一下马便单膝跪地,对冥皇行礼:“不知妖王随行,刚才普利的行为得罪了妖王,我和夸龙特来请罪,迎接妖王入城!”

“起来吧!”冥皇可没闲功夫惩罚他们两人“既然开了城门,就入城吧!”

“是···”普利和夸龙同时出声,两人又跃上马背,随行在马车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