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草莓直播app2020下载

2 12月 , 2021 未分类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我要们给我们当保镖,就说我们是们帝门宗的神秘贵宾,护送我们到紫尘国。”烟落尘打了个响指道。

在这个魔血力量为王的世界中,她这个普通人要想穿行国度,没有一两个保镖怎么能行?

可帝境和周舒显然不肯,尤其是周舒:“我们乃堂堂魔血正统,身份高贵,更是帝门宗外门最厉害的弟子,让我们给们这种低劣人种当保镖,休想!”

“那看来只能毁容喽?”烟落尘一点不为周舒说她是低劣人种生气,反而笑眯眯地道:“那我只好让这药发功了。”

烟落尘手心一翻转,周舒一下子感觉自己的脸烫烫的,好像下一秒就要毁容!她立刻惊惧地大叫:“不要!不要!”

“那还给不给我们当保镖?”烟落尘突然凑近,眸色冷厉地问!

“当……我当……”周舒吓得连连点头,也顾不得自己是拥有高傲血脉的人了。

至于帝境,他看的比周舒更清楚,眼下既然中毒,就只能任由这个妖孽的小丫头摆布了!

帝境也咬着牙点头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保护到想去的地方。”

这一幕,直接把周颖看愣了,她万万没想到,烟落尘居然让两个身份尊贵的帝门宗弟子,成了他们的保镖?

估计说出去都没人敢信!

五官清秀长发美女夏诗洁碎花连衣吊带裙写真图片

偏偏烟落尘突然走到她身边,俯首对她悄悄道了一句话,直接把周颖听得双眼圆瞪!

烟落尘道:“我让周舒当的保镖,现在,换虐她啦!”

周颖听了瞪大眼睛:怎么虐?

向来都是她的大姐欺负她呀!

烟落尘看周颖的表情,就知道她完全是一头雾水。

这个小丫头看来是被周舒一直压着,默默地受气受苦,现在有反击的机会,都不知道自己反击。

而她的身世和自己是多么地像。

唯一不同的是,她是嫡出便还是嫡出,没有把自己嫡出的位置让给谁,还有爷爷疼爱。

但周颖就没有那么幸运了,好好地从嫡二女变成了庶二女,还要奉献出原本属于自己进入门派修习的机会。

“放心,有我在,我帮虐。”烟落尘勾唇一笑,眼尾脱出一抹狡黠的余光。

紧接着,虐人的戏码就上演了。从苍武国这片平原到紫尘国,路途不短,烟落尘选择步行,走了一会儿后,她就指着周舒叫嚣:“走那么快干嘛?没看见妹妹走得很累?停下来,给她捏捏脚,捶捶腿…

…”

“!”周颖气急地看着烟落尘。

“怎么了,想毁容?”烟落尘扬了扬小手。

吓得周颖立刻就从了:“好,我捏,我捏……”

烟落尘笑眯眯地收手:“这才对嘛,小颖子,坐下来吧。我们休息。”

周颖忐忑地坐下,脱了靴子。

周舒蹲下身去,她内心在嚎啕哭泣:呜呜,就说她干嘛要招惹这个女人嘛!这女人不单单是厉害了,简直如同魔鬼!非常会折磨人!

但是为了不毁容,周舒只能忍着嫌恶默默地给周颖揉脚。

周颖一开始还很不自在,双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,可是烟落尘走过来,一拍她的肩膀,大喇喇地坐下后道:“来点零食!”

她从缝魄鼎里取出一些小食,和周颖分食。

看着同样赶路赶了很久的帝境和周舒眼睛发直了。

而吃着吃着,周颖放松下来,换了个舒服的姿势,干脆享受周舒的服务起来。

看见周颖这种放松享受的样子,周舒很想手上用力,狠狠捏周颖一把,可是看了看边上那笑容如天使、手段如魔鬼的烟落尘,她不敢。

呜呜,想她堂堂一个拥有高贵魔血血脉的人,居然被这么一个普通女人给虐了呀!

此刻,帝境看着眼前一幕,不由地庆幸自己暂时无事,他默默地舒出一口气。

很快,大家又上路了。

这一次周颖在烟落尘的指导下,完全放纵自如地招呼周舒办事:“我渴了,大姐姐给我去打些水吧……”

“太阳有些毒辣,大姐姐快去找片树叶来给我们遮遮荫……”

“大姐姐,我腿又有些酸了,那就请帮我捶捶腿吧!”

“大姐姐,行礼太重,帮我背。”

就这样,周舒被周颖当成保镖兼仆人一般的使唤,整个脸都气得铁青。

可周舒偏偏不敢当着烟落尘的面儿造次,她还是挺金贵她那一张脸的,可不想毁容。

烟落尘将这些看在眼里,忍不住嗤笑,哈哈,看来周颖这个小妮子有了她的点拨,也变成了“小恶魔”嘛!

但,恶魔总比圣母好!

一日的路程很快过去,当日薄西山的时候,众人终于走出了苍武国的大草原,来到苍武国的边境小城,洱城。

“洱城是高手云集的地盘,姑娘若想安然经过,还是需要低调些。”进入洱城之前,突然帝境走过来,提醒烟落尘。

烟落尘抬眸看了看帝境:“我知道。”

说完,她就将齐林和幽魂又放入了缝魄鼎,毕竟带着这两只,太惹眼了。想低调都没办法低调。

“看我师兄对这么好心,明天一到达紫尘国,就把解药给我们!”周舒突然道。

烟落尘轻轻扫过她一眼,不言。

当她傻啊,以为帝境真的好心提醒她?帝境不过是怕她若是被哪个魔血的高手给弄死了,他们就没法从她手中得到解药了,到时候会有恐怖的事情在他们的身上发生。

“走吧,该吃东西了。”扫了一眼周舒,吓得她不敢再吭声了,烟落尘才转眸,看向周颖。

几个人立刻前往洱城的客栈里吃饭。

只是刚刚进入客栈点完菜后,一群统一着装,穿着翠绿色长袍的人形色匆匆地闯入了这家客栈:“老板!上饭菜!先给我们上!”

来者气势汹汹。

“这……”老板有些为难,这一大厅的客人,少说也有三四桌在排队等着呢,可这一群人一上来就要优先,哪有这样的道理?

“没事,老板不用怕为难。”那伙气势汹汹的人中,一个领头的道。

随即他回头,对着等食的那几桌道:“我们的炼髓宗的大师兄马上要莅临这里,为了确保大师兄的饭点不被耽误,们都给我往后靠!”

听到炼髓宗,大家全都收敛起脸上不悦的表情。

毕竟在这苍武国,这个苍雪洲,炼髓宗都是最厉害的宗派。

“好好好,老板就给他们先上菜吧!”立刻有人附和,他们不想得罪炼髓宗。

“那就给炼髓宗的大人们先上吧!”其他人也纷纷附和。

陆续几个等候的都附和了,唯有烟落尘这一桌没说话。

烟落尘只是不言,但帝境和周舒都在眼底闪过厌恶的神色,他们帝门宗作为二级宗派,最讨厌遇见三级宗派炼髓宗了,可是偏偏冤家路窄,居然让他们遇见。“怎么?就们这一桌不答应了嘛?”炼髓宗的人很快发现烟落尘这一桌没说话,立刻凶巴巴地走过来!